首 頁 中共創建史 先輩的聲音 微黨課集錦 四講四有 紅色場館介紹 紅色影視、書籍推薦

黨性教育專欄

四講四有

| 返回列表

為實現一個“大我”去尋找信仰——澎湃
       1896年,在廣東海豐縣有名的大地主家庭,一個男嬰誕生了。這個家庭被統轄的農民男女老幼不下一千五百人,而家庭里男女老幼不上三十口,,這個原名彭漢育后被叫做彭湃的孩子從小過的是多么富裕優越的日子。然而,走出彭家大院,當時的中國卻是另外一種樣子。從19世紀中葉起,在與外國列強簽訂了多個不平等條約和章程之后,中國,已逐漸淪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救亡圖存的民族使命迫在眉睫。
       自幼錦衣玉食的彭湃,最看不慣地主、鄉紳們魚肉百姓,社會兩極嚴重分化的殘酷現實。為尋求真理,他向祖父提出東渡日本求學的請求,在澎湃身上寄托了“謀官爵、耀門楣”厚望的祖父,欣然同意。然而,只有澎湃自己清楚,在他熾熱的內心里洋溢著的,卻是另外一種熱情。
       在日本早稻田大學的圖書館里,彭湃讀到了《共產黨宣言》,激動不已的他,感覺自己觸摸到了救中國的真正良方。他在接受了河上肇等日本著名社會主義者思想的影響后于1921年學成回國,回國后不久他便在廣州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而后又在海豐發起組織“社會主義研究社”“勞動者同情會”。他在《告同胞》一文中指出:必須進行社會革命,破壞私有財產制度,實現社會主義。
       以“救國救民、變革社會”為己任的彭湃,最終背叛了自己的家庭。當著一萬多農民的面,彭湃將一箱子田契、鋪約一張張燒毀,而隨著那一把火燒掉的是彭家折合成今天每年近400萬元人民幣的收入!在烈火中閃耀的,是與傳統剝削和壓迫制度決裂、動員農民起來革命的信仰之光。
       彭湃的驚世駭俗之舉,被家里人痛呼“祖上無德”,罵他為“逆子”。對此彭湃自述說:“除了三兄五弟不加可否外,(家中)其余男女老幼都是恨我入骨,我的大哥差不多要殺我而甘心。”榮華富貴、高官厚祿、錦繡前程,這是自古以來很多人孜孜以求的夢想,但卻被找到了信仰真諦的革命者棄之如敝屣。澎湃的“敗家”行為最終贏得了廣大貧苦農民的衷心擁戴,“彭菩薩”的稱號在海陸豐(今稱汕尾市,轄海豐、陸豐、陸河三縣和市城區)乃至整個廣東不脛而走。彭湃走到哪里,都有大批的農民趕過來,擁護他當農會的首領,一起干革命。
       1926年,彭湃撰寫的《海豐農民運動報告》發表,這是我黨歷史上第一部關于農民運動的專著,因此,彭湃被毛澤東譽為中國“農民運動的大王”。彭湃領導的海豐農會,一開始由13個分布在縣城四周的農會組成,到1927年2月,整個海陸豐農會會員達到了100萬人以上。1927年3月,中華全國農民協會成立,彭湃和毛澤東、方志敏等13人被選為執行委員,擔負起領導全國農民運動的重任。
       正在革命工作如火如荼的開展時,由于叛徒的出賣,彭湃于1929年8月24日被捕。面對殘酷的審訊與拷打,對于革命的前途和命運他總是堅信“不久的將來,一定能夠推翻反動的統治,建立全國的蘇維埃政權,為了我們的子子孫孫爭得幸福的生活,就是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也是在所不惜的。”8月30日午后,上海龍華國民黨淞滬警備司令部,一份“速速就地處決”的密令將年僅33歲的澎湃送上了刑場。面對一排黑洞洞的槍口,他高呼 “中國紅軍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等口號慷慨赴死、從容就義。
       彭湃孫女彭伊娜曾言:中國革命歷史上,一批先行者很多都是出身于富有的家庭,是知識分子,他們更關注“大我”而不是“小我”,他們是為了實現一個“大我”去尋找信仰,踐行信仰。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