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中共創建史 先輩的聲音 微黨課集錦 四講四有 紅色場館介紹 紅色影視、書籍推薦

黨性教育專欄

四講四有

| 返回列表

我是黨的干部,服從組織安排——孔繁森
       20世紀90年代,有這樣一位共產黨員,他的理想、信念、人格、情操,使千萬人的心靈為之震撼。他,就是被稱為“焦裕祿式好干部”的原中共阿里地委書記孔繁森。他把自己的一腔熱血都灑在了西藏高原上。
       “是七尺男兒生能舍己,作千秋鬼雄死不還鄉”
       西藏高原號稱“世界屋脊”,高寒缺氧,氣候惡劣。1979年,國家要從內地抽調一批干部到西藏工作,時任地委宣傳部副部長的孔繁森主動報名,并寫下了“是七尺男兒生能舍己,作千秋鬼雄死不還鄉”的條幅。其實他并非不知道西藏天高地遠;并非不知道那里生活艱苦;并非不知道遠離家鄉和親人意味著什么。但他更清楚地知道,這是祖國和人民的需要,這是黨的召喚。
       孔繁森進藏本來是作為日喀則地委宣傳部副部長選調的,報到后,區黨委見他年輕體壯、意氣風發,臨時決定改派他到海拔4700多米的崗巴縣擔任縣委副書記。征詢他的意見,回答很痛快:“我年紀輕,沒問題,大不了多喘幾口粗氣。” 在崗巴工作的3年間,他跑遍了全縣的鄉村、牧區,訪貧問苦,和當地群眾一起收割、打場,干農活、修水利。有一次,他騎馬下鄉,從馬背上摔下來,昏迷不醒。當地的藏族群眾抬著他走了30里山路,把他送到醫院搶救。當他從昏迷中醒來時,看到很多藏族群眾守護在身邊,心中異常感動。1981年,孔繁森奉調回山東,在山東他就不止一次的表示:“我這條命,是藏族老百姓給撿回來的。如果有機會,我愿再次踏上那片令人終生難忘的土地,去工作,去奮斗!”
       “青山處處埋忠骨,一腔熱血灑高原”
       1988年,又一次嚴峻的考驗擺在了孔繁森他面前。這一年,山東省在選派進藏干部時,認為他政治上成熟,又有在西藏工作的經驗,便準備讓他帶隊。組織上問他有什么困難,他還是那句話:“我是黨的干部,服從組織安排。”
       孔繁森此次第二次調藏工作,是擔任拉薩市副市長,分管文教、衛生和民政工作。為了發展當地教育事業,他跑遍了全市8個區縣所有公辦學校和一半以上的鄉、村辦小學,把拉薩的適齡兒童入學率從45%提高到80%。全市56個敬老院和養老院,他走訪過48個,給孤寡老人送去了黨和政府的溫暖。因西藏偏遠地區醫療衛生條件較差,他每次下鄉時都特地帶一個醫療箱,買上數百元的常用藥,送給急需的農牧民。一個醫藥箱雖然解決不了所有問題,但對接受治療的患者來說,卻往往是性命交關。“青山處處埋忠骨,一腔熱血灑高原。”正如孔繁森在一首詩中所寫,他把自己一顆火熱的心獻給了西藏高原,獻給了黨的事業。
       “冰山愈冷情愈熱,耿耿忠心照雪山”
       年4月4日,孔繁森告別拉薩赴阿里上任。按說,他現在應該東進返鄉,然而,他卻接受了項更艱巨的任務,驅車向西,到這個平均海拔4500米,空氣中的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一半,最低氣溫零下40多攝氏度的阿里。
       這一次,聽說孔繁森要延長在藏時間到阿里工作,有的同志勸他:你是山東的干部,已經先后兩次進藏,該吃的苦也吃了,憑你的政績和能力,回去一定可以干得更好、進步得更快。聽了這話,孔繁森的神情頓時嚴肅起來:“怎么能說我是山東的干部呢?我們共產黨員無論在哪里工作都是黨的干部。越是邊遠貧窮的地方,越需要我們為之去拼搏、奮斗、付出,否則,就有愧于黨,有愧于群眾。”
       去阿里的山路并不平坦,然而孔繁森是一個感情豐富、喜愛讀書、寫詩的人。在他眼前的是祖國西南邊陲這神圣的土地,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的是一種崇高的責任感和神圣的使命感。一首《耿耿忠心照雪山》最能表達他當時的心境,“崢嶸歲月三十年,二次出征到邊關。踏遍荒山猶未老,歷盡千辛更知甜。冰山愈冷情愈熱,耿耿忠心照雪山。”
       然而誰又會想到幾年后即將迎來50歲生日的孔繁森在去新疆塔城考察邊貿的途中,因一場車禍不幸殉職,僅僅留下兩件令人心碎的遺物:一是他僅有的錢款——8.6元;一是他的“絕筆”——去世前4天寫的關于發展阿里經濟的12條建議。      
       斯人如磬,當時時叩問為政者心中“民”字的分量,心中有“民”才能做到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斯人已逝,也當時時自問靈魂深處“黨”的分量,心中有黨才能做到對黨忠誠、政治堅定。
       “我是黨的干部,服從組織安排”這正是孔繁森身上所體現的講政治,有信念,也正是“人民”與“黨性”鑄就了一個共產黨員品格的崇高和偉大。


                                                       
黑龙江快乐十分技巧